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第1章 班门弄斧

小说: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作者: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:2020-08-11 14:24:0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口照射进来,风刮着窗帘,柔柔的从他脸上滑过,有些发痒。

  沈洲一个激灵,仿佛如梦初醒,愣眉愣眼的望着周围。

  这是一个很大的教室,坐满了人,却很安静,大伙都聚精会神的望着讲台方向。

  沈洲依稀记得,自己正开一辆跑车在公路上飞奔,打算去给父母扫墓。

  就在转过一个山脚时,陡然间,一阵刺耳刹车声响起,他身体随之剧烈震颤,并像散开了似的……

  等他醒来时,就已经坐在这里,周围都是穿着校服的同学。

  最显眼的是,在书桌左上角,用刀刻着“努力”两个字。对于这两个字,记忆更加深刻,因为那是他亲手刻上去的。

  他疑惑的向前面望去,黑板旁边,万年历电子钟上,正有红色数字在跳动着。

  上面显示的时间异常清晰,“二零一五年,五月十六日,十点二十五分!”

  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电子钟,看了足有两三分钟,字符仍在稳稳跳动着。

  周围的一切既熟悉又有些陌生,他忽然想起,这是大三时的教室!他立刻明白过来,在去扫墓的路上,他遇到车祸,重生回到22岁,再次成为一名学生,坐在教室里面!

  他有些不甘心,上一世,他通过不屑努力,终于成为收藏界举足轻重的人物。离实现目标,只差一步距离,结果却出了事。

  老天故意安排他回到今天,因为这一天对他来说非常重要!在前世,就是今天发生的事,彻底改变了他一生。

  想到这里,他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。目光落在讲台上,一名男子正讲得口沫横飞。

  他大约二十三四岁,面色有些发白,脸上有着一块块很淡的青色印痕,就像大病初愈似的。

  他穿着一身阿迪休闲服,左手腕上戴着一块朗格腕表,手臂晃动,腕表闪烁着银白色光芒。

  右手腕上,戴着一串油光发亮沉香手串。脖子上挂着一根金链子,金链子末端,赫然是一块翡翠无事牌。

  方牌如一泓秋水,不带一点杂质,一看就知道,是价格不菲之物。

  沈洲学的是考古专业,正在上古董鉴赏选修课。那名男子是学校特意请来的,正源典当行的大公子周群。

  在奉阳城,正源典当可以排得上行业前三位。周群自小耳濡目染,对古董多少有些研究。

  周家也是学校股东之一,所以学校才请他来授课。

  周群高昂着头,煞有介事的挥动手臂,腕表发出哗哗声响。如果换做从前,沈洲对他也非常崇拜。

  可经过前世的历练,沈洲知道,周群对古董的研究,也不过是一知半解罢了。

  他心急如焚,因为父亲正倒在医院里,很快就会去世。不久之后,母亲也将郁郁而终,这一直是影响他终生的憾事。

  根据前世记忆,接下来发生的事对他帮助很大,所以他并没急着离开。

  果然,周群不紧不慢的从皮包里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牌来。

  他轻轻的把玉牌托在掌中,笑眯眯的望着教室里的人。

  “我给你们讲了这么多,你们就帮我鉴定一下,这块玉牌能值个什么价?”

  大伙都好奇的伸长脖子,望着那块玉牌。当然,在周群面前,谁也不敢班门弄斧。

  看着那块玉牌,沈洲微微点头,那正是他感兴趣的东西。可他并没着急,仍旧稳稳的坐在原处,他比任何人都有耐心。

  过了好几分钟,谁也没有说话。周群的目光落在前排一名女生身上。

  她穿着一件过膝白色长裙,洁白如玉的双腿若隐若现,五官精致得像画出来似的,美得令人窒息。

  特别是在所有同学中,只有她没穿校服,更显得超凡脱俗。

  沈潮当然认识她,她是全校公认的校花,名叫楚岚。尽管前世见过很多美女,可再次见到她时,沈洲仍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  楚家很有背景,好多人都想通过她,跟楚家搭上关系。可对于别人的无事献殷勤,楚岚总是淡然处之。

  周群便是那些人当中的一个,一连几次热脸贴了冷屁股,他当然又气又怒,却也无可奈何。今天刚好借着这次机会,奚落她一番。

  “楚小姐,你博学多才,不如来开个价吧!它是正源典当行的当品,已经成了死当。今天我们就举行个小型拍卖会,谁给的价高,它就是谁的!”

  听他提自己名字,楚岚只得站起身来,走到讲台跟前。

  她很小心的把玉牌接过来,用十倍放大镜仔细观察了好一会。

  “玉牌颜色黯淡无光,纹理粗糙,透明度很差,应该不超过五百块吧!”

  她的声音很清脆,温和中又带着一丝冷意。

  周群微微一笑,“楚小姐,你知道,正源典当行花多少钱把它收来的吗?”

  他嘴角高高翘起,眯着眼睛,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。

  楚岚咬着银牙,其实不用问,也能明白他的意思。大伙都屏住呼吸,听他继续讲下去。

  周群伸出一根手指来,“我们只用一百块,就收了它!”

  楚岚脸微微一红,有些尴尬的搓搓手,看来自己给的价格有些高了。

  同学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,楚岚更有些无地自容。

  “楚小姐,看来你还得多多学习才行啊!”周群边把玉牌接过去,边挖苦着她。

  楚岚肩膀微微颤抖,作为一个女孩,她自尊心很强,在这么多人面前出糗,心里当然很不舒服。

  周群更加得意,接着问道,“还有人出价吗?要是没人出价的话,那么这块玉牌就归楚小姐所有了!”

  大伙都亲耳听他说过,玉牌是正源典当行花一百块收来的死当,当然不会再有人出价。

  楚岚的五百块似乎已经是天价。

  虽然五百块钱,对于楚家来说,连九牛一毛都谈不上,却使得楚岚感到脸上非常无光。

  她双手紧紧扣在一起,脸色发红,无奈的望着讲台下面。

  “楚小姐,不会有人跟你竞争了,这块玉牌属于你了!”周群满脸嘲讽的看着她,目光肆无忌惮把她从上到下看了个遍。

  沈洲就在等这个机会,他轻轻把手举起,说道,“我出五百五十块!”

  声音不大,却像个闷雷,在教室里炸响。

  居然还有人加价!大伙先是一愣,然后不约而同扭头向这边望来。

  沈洲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,向讲台跟前走去。

  “想泡校花,也不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吧?”

  “得罪了周家大少爷,以后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!”

  “这下有热闹看了!”

  对于周围的议论,沈洲充耳不闻,每一步都走得非常稳重。他昂头挺胸,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。

  周群也感到很意外,望着这个穿着皱巴巴校服,面色有些发黑的年轻人,他眉头微微皱了皱。

  沈洲站在讲台上,漫不经心的看着他。

  周群仍旧装作一副很有风度的模样。

  “这位同学,你可要看好。据我所知,这应该是你大半个月的生活费吧?要是买了这块玉牌,这个月你就要喝西北风了!”

  沈洲表情异常淡定,虽然表面还是22岁,可他的阅历并不是周群之流所能相比的。他的眼光在收藏行业,也是数一数二的。

  “我早就已经看好,如果没人再出价,那么它就属于我了!”

  楚岚斜着眼睛,悄悄打量着他。更新最快s..sm..

  她原本也以为,沈洲打算借这个机会,赢得自己好感。可至始至终,沈洲根本就没看她一眼。

  望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,一副信心满满的模样。不知道为什么,楚岚心跳陡然加快,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来。

  周群恍然大悟似的,冷笑着问道,“这位同学,难道你想在我手上捡漏吗?恐怕你打错算盘了吧?玉牌经过我们正源典当行多位专家鉴定过,最多只值一百块。”

  沈洲脸上仍旧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,他的自信感染了在场所有人。大伙不再议论,教室里再次安静下来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