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第143章 棋差一招

小说: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作者: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:2020-08-11 14:33:4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青铜残片?”楚权倒是没听沈洲提过这件事。

  楚岚说道,“我当时也觉得那幅画有些怪异。因为整幅画上,只有一个人的背影。并且周围的环境也有些不伦不类。”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“楚叔叔,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,晚上可以一起研究研究它。大伙群策群力,或许能找到藏在其中的秘密。”

  楚权父女欣然同意。

  沈洲说道,“到时候,我还会请一位很重要的客人来。”

  “那个人是谁?”楚权不解的问道。

  沈洲卖了个关子,“到时候,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他们从茶楼里出来,沈洲直接回到古州轩。

  那幅画就收藏在古州轩内。

  因为明天就要把它卖给楚凡,沈洲让人把那副画按照原样,复制了好几份。

  这样一来,就算把它卖给楚凡,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。

  弄完这些,已经到了傍晚时分。

  关于这幅画的秘密,除了很可靠的人之外,当然不能让外人知道。

  清岚坊的会议室内非常宽敞,刚好可以商量这件事。

  因为宋浩轩知识很渊博,或许他能帮得上忙,沈洲特意让他留下。

  不一会楚权父女也赶了来。他们一进门,就疑惑的向着周围看了看。

  结果发现,会客室里只有沈洲和宋浩轩两个人。

  楚权疑惑的问道,“小沈,你说的客人在哪里?”

  沈洲看了看手表,说道,“他们很快就到了。”

  果然,他的话音刚,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  沈洲让大伙在会客室里等着,他亲自迎出去。

  四爷背着手,在小邵的陪同下,迈步走进来。

  怕引起别人的注意,四爷并没带太多随从。

  他笑着说道,“小沈,我果然没看错。你的触觉比别人敏感得多。我们终于得到一点线索。”

  “四爷,这条线索有些过于隐秘,想要把它查清楚,倒是有些困难。”

  在场的人中,除了楚岚之外,别人都不认识四爷。沈洲把四爷介绍给他们。

  大伙都在桌子旁边坐下。四爷说道,“小沈,把东西拿出来吧。”

  沈洲早就已经把那幅画准备好,并铺在桌子上。

  不仅四爷,连楚权的表情也变得非常凝重。

  能让楚凡低三下四的来求沈洲,说明这张画的价值肯定不小。

  四爷对于字画和古董颇有研究。

  他沉着脸说道,“这幅画画得很怪异,难怪会挂了那么久,仍旧无人问津。”

  楚权目光落在那个背影身上。他一手摁着宝剑,另一只手则做剑指状斜指上方。

  那里有一座山崖,崖顶上长着一棵老松。松树枝干盘旋着,如虬龙一般。

  枝叶也很稀疏,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。

  在那人面前,一条大河正泛着浪花,滚滚而去。

  在他左手边,也有一道山崖,崖壁异常整齐,像被利斧劈开似的。

  在另一侧山崖上,则矗立着一座石塔。

  大伙都有些面面相觑的,谁也不清楚,这幅画里暗含着什么意思。

  宋浩轩问道,“画里会不会有夹层?”

  沈洲摇摇头说道,“我特意看过,不过是很普通的宣纸而已。我还用紫外线照过,不仅没有夹层,也没隐藏任何东西。”

  “这就奇怪了。”大伙盯着那副画,看了足有十几分钟时间。

  众人头上都有些冒汗了。因为这幅画落到曹家人手里,也就多了一个竞争对手。

  得尽快把藏在里面的秘密弄清楚才行。

  楚岚低声问道,“你们有没有觉得,他所处的环境是真是存在的?这张画,就像一张地图一样。你们想要的东西,跟他所在的地方有关?”

  听她这么说,四爷一拍脑门,笑着说道,“你真聪明,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?只有找到他所在的地方,才能知道这幅画要告诉我们什么。”

  宋浩轩说道,“有这种可能,否则王国臣也就不会特意留下这样一张怪画。”

  他们分析得倒是很有道理。

  其实王国臣和徐国珍一样,都知道残片的事情涉及很广,很容易招来杀身之祸。

  他怕殃及后代,可这个秘密,又不能就此埋没,所以他很隐晦的,把它给藏在这幅画里。

  可惜王家后代根本就不明白老祖宗的一片苦心。

  他们甚至把老祖宗这幅画挂在店里,当成了镇店之宝。

  而曹家人更是大手笔,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,不惜花高价,把店面一起买下来。

  结果还是棋差一招,被沈洲给抢了先机。

  四爷一拍桌子,说道,“既然如此,那么我们就分开寻找,跟这个环境相似的地方。如果能破解画里的秘密,我肯定不会亏待各位。”

  楚权只是想知道,这幅画为什么能让曹家人那么重视。至于画里的秘密,他倒是不怎么感兴趣。

  宋浩轩则不同,他倒是很想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的。

  可作为清岚坊的店长,他根本就无暇顾及到这些。

  所以这件事,也就落到了沈洲和楚岚的身上。

  四爷也把手下派出去,到处寻找跟画上景物相符的地方。

  第二天,到了约定好的时间。

  沈洲和楚权父女,再次到了那个茶楼里面。

  不一会,楚凡和楚先父子也到了。

  不过令沈洲意外的是,跟他们同来的,还有沈平海父子。

  沈平海和沈林的脸拉长得像苦瓜似的。再也找不到那种得意洋洋的模样。

  楚凡陪着笑脸,问道,“沈先生,画带来了吗?”

  沈洲说道,“我们一向说话算数,画在这里!”

  他把画轴拿出来,放在桌子上。

  楚凡忙不迭的把它展开,仔细看了看。

  特别是楚熙文,他当时和韩阳也看过这幅画。他看了好几遍,才说道,“不错,就是它。”

  楚凡把钱打给沈洲。不过画一到手,他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。

  这个家伙的脸,变得比夏天天气还快。他把画紧紧握在手里,像怕被别人抢走似的。

  楚凡看了沈平海父子一眼。他倒是根本不会把他们看在眼里。

  沈家父子和楚家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  他是在茶楼门口遇到他们的。楚凡并没急着离开,他很想知道,沈家父子到这来的目的。

  沈洲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。跟楚权父子说道,“楚叔叔,既然事情已经办完,我们走吧!”

  他的话刚刚说出口,沈林就忙不迭的拉住沈洲手臂。

  哭丧着脸说道,“兄……兄弟,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。”

  沈洲不屑的看了他一眼。这个当初抱着韩天大腿,处处压制他的家伙,居然跑来求自己。

  对于他们的来意,沈洲心知肚明。

  随着晋宝楼开张,奉阳城的两座古玩城都受到很大冲击。

  除了一些规模较大的古玩店,还能勉强维持之外。对于那些规模较小的古玩店来说,简直就是一场灾难。

  被那么多家古玩店拖累着,再加上曹家施加压力。韩天有些力不从心,他打算把那些不盈利的古玩店,全部拿到拍卖行去拍卖。

  其中包括沈家父子的御林阁。

  当初背靠着韩家这棵大树,他们日子过得很滋润,甚至连沈洲都不看在眼里。

  结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游戏规则很快发生变化。

  眼看着自己经营数十年的店面,就要归别人所有,沈家父子根本就没有能力把它给买回来。

  韩天更像是扔垃圾一样,把他们给踢到一边,根本就不可能帮他们。

  他们实在走投无路,才想到了沈洲,所以才特意来求他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