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第176章 打劫

小说: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作者: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:2020-08-11 14:33:4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陈远梅次出手,都有人伤在他手上。

  不过十多分钟,那十几个手下,已经没有一个能站得起来了。

  这下不仅周游,连黑龙也满脸吃惊的神色。

  他跟不少人动过手,很少见到身手这么好的人。

  他低声说道,“洲哥,这个小子的身手,并不在徐诗涵之下!”

  其实黑龙最佩服的就是徐诗涵。

  而他也是被徐诗涵给打怕了,每当遇到一个高手,第一个就会想到徐诗涵。

  沈洲也没想到,身手这么好的陈远,居然会落魄到这种地步。

  不过给他的感觉,这个陈远似乎很有些来头。

  原来他还替陈远捏了一把汗,如今见他游刃有余的,悬着的心才安稳的落到肚子里。

  陈远漫不经心的向着周游跟前走去。

  周游像见鬼了似的,想要逃跑,可双腿却不停使唤,连步都迈不动。

  陈远在他面前停住脚步,说道,“刚才我让你走,你不走。这次你想走也走不了了!”

  周游满脸惊恐的神色。

  陈远一把抓住他脖子,周游像只小鸡似的,被他拎在手里。

  陈远不屑的说道,“你不过是周家一条狗而已,回去告诉你主子,我很快就去找他们算账!”

  “是……”这下周游一点脾气也没有,不停点头,“我一定转告家主!”

  陈远哼了一声,说道,“不给你留点教训,你们家主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厉害!”

  他话音刚落,手腕一翻,一声凄厉的惨叫随着传来。

  周游的一只耳朵,已经被他给活生生的割下来。

  黏糊糊的血液,顺着周游的脸流下。

  周游用手捂着耳朵,声音都有些沙哑了。

  陈远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,怒道,“赶紧滚!”

  周游捂着耳朵,也不管其他人,扭头就要跑。

  陈远却淡淡的说道,“就这样走了吗?”

  周游的脸因为疼痛而有些扭曲。

  原本以为可以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,却没想到,陈远又说出这样一句话来。

  他只得停住脚步,脸色煞白的看着陈远。

  陈远把手向着他伸过去,说道,“既然送上门来了,把你口袋里的钱都给我留下。我已经一天没吃饭,你们就当请客了吧!”

  周游苦着脸,他原本以为带着这么多手下,陈远肯定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。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可惜他小瞧了陈远的实力,不仅耳朵被割掉一只,陈远还不肯罢休。

  他只得把钱全部掏出来,乖乖的递给陈远。

  “才两三百块,”陈远不屑的说道,“这么一点钱,也不够干什么的。喂,你们也都别装死了,把钱给我掏出来!否则他就是你们的榜样!”

  陈远踢了周游落在地上的耳朵一脚。

  那些人被吓得屁滚尿流的。只得站起来,把钱都翻出来。

  这下可好,他们原本是来收拾陈远的,结果却被陈远给打劫了。

  最后都身无分文的,灰溜溜的离开了。

  陈远倒是非常高兴,一下子几千块到手,这几天的饭钱不用发愁了。

  等所有人都离开,他才朝着沈洲等人藏身的地方喊道,“你们戏看够了,也该出来了吧?”

  沈洲有些尴尬,没想到他早就发现了他们。他只得跟黑龙等人,从藏身处出来。

  陈远把匕首扔在地上,笑着说道,“今天的收获不错。走,我们找个地方填饱肚子,然后再谈我们之间的事情。”

  沈洲点头同意。

  陈远也不管别人,径直向着外面走去。

  而黑龙和沈洲等人则跟在他身后。

  陈远直接上了沈洲的车,两辆汽车向着远处开去。

  沈洲和陈远所谈的事情,肯定有些机密,不宜让黑龙等人知道。

  沈洲让黑龙他们先回去。

  黑龙有些不放心的叮嘱着沈洲,如果有什么事,就通知他们,他们立刻就会赶来。

  跟他们分开,陈远坐在车上闭目养神。他们再次到了那间饺子馆里。

  老板按照白天的样式,给他们弄了一桌子饭菜。

  沈洲没有心思吃饭,仍旧坐在一边看着他。

  陈远胃口倒是很好,一顿风卷残云的,之后才打着饱嗝,擦了擦嘴巴。

  沈洲把那只玉佩还给他,“我问过爷爷,沈家当初确实有一块这种玉佩。只是后来找不到了。”

  “我没说错吧?”

  沈洲满脸疑惑的神色。

  陈远向周围看了看,见没有别人,才把手机拿出来,并调出一张照片来。

  低声说道,“你一定见过这种东西吧?据我所知,很多人都对它感兴趣。我之所以落到今天这种地步,都跟它有关系!”

  当看清楚那张照片时,沈洲脑袋就嗡的一声。

  因为那正是他和四爷等人,一直在寻找的青铜残片!

  不过他手机上的,并不是残片的真实照片,更像是手工画出来的。

  最显眼的是,在残片上写着“披”“头”两个隶书大字。

  无论字体,还是字的大小,都跟沈洲手里那块残片很像。

  陈远目不转睛的盯着沈洲,问道,“你一定很想找到这件东风西吧?”

  沈洲点点头,说道,“不错,对于残片的事,我倒是知道一些。可这块残片跟我们沈家有什么干系?”

  “据我所知,一块在我们陈家人手里,另一块则在你们沈家人手里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沈洲怎么也不敢相信,他不遗余力寻找的残片,居然跟自己家族有关系。

  他摇摇头说道,“兄弟,可不要开这种玩笑。虽然很多组织在打它注意,可我们沈家跟它一点关系也没有。”

  陈远神秘的一笑,“实事就摆在面前,由不得你不信。”

  见沈洲脸色阴晴不定。

  陈远说道,“我特意打听过你的事,知道你眼力很好,并且在奉阳城,也是个很有影响力的人物。你想不想看看我们陈家的残片?”

  这是沈洲梦寐以求的事,他点点头。

  陈远笑着说道,“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一起努力,才能做得到!”

  “你说吧,它在哪里?只要是确切的消息,我保证能帮你找到它。”

  陈远说道,“我父亲临去世时,只是告诉我,残片跟祖传的一件瓷器有关。而那件瓷器被抵押给周家,我们得先把它给赎回来才行。”

  “是周家派人来追杀你的吗?”沈洲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不错,就是他们!”陈远怒不可遏的说道,“周家想要斩尽杀绝,幸亏我实力很不错。他们几次下手,都以失败结束。周家在宁海城很有实力,你敢跟我去宁海城吗?”

 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沈洲,等着沈洲给他答案。

  沈洲毫不在意的说道,“有什么不敢的?”

  宁海城,在国内可以算得上是第三大城市,当然不是奉阳城所能比的。

  陈远微微点头。

  “沈家人并没让我失望。什么时候出发?”

  沈洲说,“我随时可以动身。”

  陈远也是个痛快人,沈洲带着他回到自己家里。

  看着他衣着破破烂烂的模样,吴桂琴特意给把沈洲的衣服找出来给他穿。

  经过简单收拾之后,陈远也像换个人似的。

  第二天早上,沈洲带着陈远到了古州轩,把店里的事情跟陈叔交代一下。

  这个时候,楚岚也赶了来,她收拾得干净利落的,连陈远都有些看得傻了眼。

  沈洲让他们上车,然后亲自开车,向着宁海城方向赶去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