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第182章 灯草边

小说: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作者: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:2020-08-11 14:33:4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沈洲等人坐回到原来的位置上。

  朱煌父子虽然面色不善,却也拿他们没有办法,只得把怒气压下去。

  曹永泰等人,也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坐下。

  曹家来的人虽然不少,可只有曹家父子和魏勋有资格坐下,其他人只能站在他们后面。

  朱煌这才说道,“陈先生,既然大伙都到了,那么你就让我们仔细看看球瓶吧!”

  “好吧。”陈远这才把球瓶放在桌子上。

  包括陈远在内,都知道,有关残片的秘密,藏在球瓶里面。

  可具体是什么,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,所以这件事得众人一起想办法才行。

  在场的,除了宁海城的三大家族之外,朱家和曹家也来了人。

  他们是各方势力的代表人物,那只球瓶,则成了在座众人的焦点。

  大伙都很小心,一一把它拿到面前。

  朱煌拿来强光手电筒,把内壁都照了一遍。

  不过大伙都沉着脸,束手无策,因为一点异样也没发现。

  这就像一个宝藏,摆在大伙面前,却找不到入口一样。

  在所有人当中,朱煌本身也是一位古玩界大师级别的人物,能力并不在魏勋之下。

  他把球瓶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,甚至用紫外线照射过,也没发现任何线索。

  他把球瓶放在桌子上,大伙都沉默不语的看着它。

  刚才还跃跃欲试的,结果一个小时后,都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。

  这也难怪,因为球瓶在陈家传了数百年,里面的秘密,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。

  曹永泰问魏勋,“魏大师,在这您是行家,发表一下你的意见?”

  魏勋板着脸说道,“在我看来这,是一只郎窑红中的精品。如果拿到市面上去,卖个几千万,应该问题不大。可如果说,里面藏着什么秘密,就有些不可能了!”

  听他这么说,大伙的心都跟着往下一沉。

  曹永泰问陈远,“陈先生,会不会弄错了?这只是一只普通的球瓶。”

  为了这件事,朱煌特意把大伙都召集来,一副兴师动众的模样。

  结果却是一场空,他的脸色有些发黑。

  陈远却说道,“这件事不会有错的。因为我父亲临终前,特意嘱咐过我,只有把残片的事弄清楚,我们陈家才有翻身机会,才能去找周家报仇!”

  说完这句话,他恶狠狠的盯着周毕父子。

  周毕父子被他盯得直发毛。

  周昱怒道,“你别太过分,我们在研究球瓶的事,跟那件事没有关系!”

  “哼,都是你们,把我们陈家逼到这种地步的!”

  朱煌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陈远。他以为,陈远故意隐藏着什么,没有告诉他们。

  可从他表情能够看得出来,陈远并没有撒谎。

  因为这个秘密隐藏得极深,以陈远自己的能力,根本就没法把它揭开。

  这也算是给他自己一个机会。

  朱煌说道,“既然大伙都没办法,那么只能来个破釜沉舟,把它砸碎。如果有什么东高原地在瓶子里,肯定逃不过我们的眼睛。”

  沈洲说道,“这么做有些不妥,如果砸碎的话,就彻底失败了。”

  曹永泰说道,“我觉得沈兄弟所说很有道理,我们暂时还不能把它砸碎!”

  朱煌有些郁闷的摇摇头。

  朱阳脾气暴躁,怒道,“这样不行,那样也不行,你们到底想怎么样?难道就坐在这里,眼睁睁的看着它吗?就算看一夜,也不会有什么突破。还不如按照我父亲说的做,最起码也算个办法!”

  说完,他伸手就去拿那只球瓶。

  陈远当然不会让他得逞,赶紧把球瓶抱在怀里。

  朱阳已经站了起来,怒气冲冲朝着陈远吼道,“把它给我抢过来!”

  听到他的吩咐,白铁军等人向着陈远这边走来。

  陈远也站起身来,摆出一副跟他们拼命的架势来。

  这下整个场面又变得一团混乱。

  众人谁都知道,照这样下去,肯定一点收获也没有。

  魏勋的目光落在沈洲身上,问道,“沈先生,你的眼力很不错,你是怎么看的?”

  魏勋一改原本高傲的模样,居然主动来问沈洲。这让大伙都感到很意外。

  因为别人无论怎么起哄都没有用,起决定作用的,还是沈洲,魏勋和朱煌三个人。

  朱煌朝着朱阳摆摆手,说道,“阳儿,别胡闹,给我老老实实的坐着!”

  “是!”虽然朱阳很蛮横,却很听他父亲的话。

  他气呼呼的坐回到原来的位置上,连白铁军也转身回去。

  大伙的目光都落在沈洲身上。

  包括高瑶在内,她满脸疑惑的看着沈洲。

  给她的感觉,虽然这个年轻人模样很普通,可在众人当中,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  特别是楚岚一双妙目,一直都没离开过沈洲。对他的关切之情,更是溢于表。

  沈洲说道,“这件事我也不是很肯定,不过我发现一个地方有些不对劲。”

  “哪里不对劲?”曹永泰忙不迭的问道。

  沈洲把球瓶拿过来,指着肩部边缘处,说道,“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听说过灯草边的事?”

  “灯草边?”听他这么说,魏勋才像是想到了什么,嘴角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来。

  “不错,我怎么忽略了这个问题?”

  沈洲继续说道,“郎窑红釉肩部釉层较薄,特别是边缘的地方更薄,红色挂不住。再加上釉汁很厚,釉流走后,露出了下面的白色底,所以被称为灯草边。可这只球瓶不同,上面边沿处红色釉很厚,一点白色底也没露出来!”

  听他这么说,大伙特意仔细看了看他所说的位置。

  这下大伙都有些如梦初醒的。

  连朱煌也吃惊的瞪大眼睛,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。

  也不顾刚才和沈洲有过结,问道,“按照你所说,是什么原因,造成这种情况的?”

  沈洲说道,“只能说明,陈家祖上特意在这个地方做过手脚。”

  “不错!”魏勋兴奋得站了起来,“对方手法倒是很高超,做过手脚之后,又按照郎窑的烧制方法,把它重新烧制一遍,所以一般人很难看出破绽来!”

  大伙都用惊喜的眼神看着沈洲。

  沈洲点点头,说道,“不错,就是这么回事。或许在瓷胎里面有夹层,只要想办法,把外面那层釉清理干净,下面可能就藏着我们想要的秘密!”

  大伙原本以为走进死胡同,结果沈洲的一番话,让他们重新看到了希望。

  他们当然非常高兴。手机端sm..

  朱煌说道,“沈兄弟,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!”

  在座的人,不管是跟沈洲有过结的,还是跟他关系不错的,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。

  等着他答应下来。

  因为就算瓷胎是重新烧制过的,里面的结构肯定非常复杂。

  一个小心,就会把里面的印记破坏掉。那可真要前功尽弃了。

  沈洲当然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,他微微点点头,说道,“好吧!”

  然跟朱煌说道,“朱先生,麻烦你帮我拿一把锉刀来!”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