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第262章 订货会

小说: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作者: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:2020-09-02 16:56:21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看着这一幕,不仅沈洲,在场的人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因为刚才闫阔还是一副凶巴巴的模样,逼着沈洲把奉阳大厦卖给韩晨。

  结果被徐朗呵斥一顿,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。

  其实谁都能看得出来,徐朗肯定很有些来头。连一向目目中无人的闫阔,都变得诚惶诚恐的。

  沈洲的目光落在徐诗涵身上。

  徐诗涵倒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还调皮的朝着沈洲眨了眨眼睛。

  或许她知道沈洲要有麻烦,才特意把她老爸带来帮他解围。

  闫阔被徐朗训斥得有些抬不起头来。

  徐朗淡淡的说道,“闫阔,你这个城主已经当够了吧?要不我们换个人试试?”

  这下闫阔的脸立刻变得煞白,忽的挥动巴掌,扇了自己两个嘴巴。

  清脆的耳光声,在大厅内响起,他的半张脸立刻红肿起来。

  这下在场的人更加有些懵了。

  徐朗接着说道,“闫先生,这种官报私仇的事情,还是少做的好!”

  “是,我明白了!”闫阔边擦着脸上的汗水,边说道。

  韩晨刚刚还得意洋洋的,结果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凝固了。

  徐朗回到人群里面。

  闫阔仍旧弓着身子站在那里,一动也不动的,像个木头人似的。

  韩晨怒道,“闫先生,你刚才说过的话还算数吗?”

  韩晨倒是看不出个眉高眼低来,闫阔正一肚子怒火没处发。

  他落到这种地步,差点得罪了一个大人物,都是他造成的!

  他简直怒不可遏的,忽的转过身去,直接扇了韩晨两个耳光。

  韩晨一向都是高高在上的,却没想到,闫阔像疯了似的,居然敢打他!

  韩晨捂着脸,他脸色通红,怒道,“闫阔,你干什么?”

  听到他的话,他的手下都围了过来。

  特别是跟在他身边的朱煌和黄伟德。这件事令他们感到颇为意外。

  他们知道韩晨背景很深,连闫阔都不敢得罪他。

  在奉阳城,他完全可以一手遮天。

  却没想到,刚才还对他听计从的闫阔,就是因为徐朗的几句话,便翻脸不认人了。

  闫阔盯着韩晨的脸,口沫横飞的说道,“都怪你让我做了错事!以后公是公私是私,在奉阳城,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做生意,否则的话,就给我滚出去!”

  韩晨被闫阔给骂了个狗血喷头的,他脸上实在挂不住。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可他虽然后台很硬,却也不敢公开得罪这位城主。

  他气得一跺脚,恶狠狠的盯着沈洲,怒道,“姓沈的,你别得意!这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!”

  他领着手下,气哼哼的向大厅外面走去。

  看着他灰溜溜的模样,沈洲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见典礼已经结束,大伙都纷纷离开。

  徐诗涵父女是最后才走的。

  徐朗仍旧笑着说道,“小沈,以后你好好发展,我很看好你!”

  说这句话时,他特意看了看站在身边的女儿。

  徐诗涵则皱着眉头说道,“爸,有话你好好说,干嘛挤眉弄眼的!”

  徐朗微微一笑,被徐诗涵拉着手臂上车走了。

  最后在现场只剩下沈洲,楚家父女,以及一些沈洲的亲信。

  闫阔苦着脸问道,“沈兄弟,你认识那位大人,怎么不早跟我说?”

  “哪位大人?”沈洲疑惑的问道。

  到现在,闫阔还是瑟瑟发抖的,刚才真是被吓了个够呛。

  沈洲没少跟他接触,闫阔很有心机,从来没这么狼狈过。

  沈洲也彻底看清楚了他的嘴脸,不过是个见风使舵的家伙而已。

  以后自己踏踏实实的做生意,尽量少跟他接触。

  经过这次的事情,闫阔再也不敢来找他麻烦。

  “你真不知道他是谁?”闫阔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沈洲,问道。

  沈洲问道,“你说的是徐诗涵的父亲徐朗吗?”

  “是啊。”听到这个名字,闫阔都是一哆嗦。

  沈洲摇摇头,说道,“我也是头一次见到他。”

  闫阔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他陪着笑说道,“小沈,都是我不对。以后请你给我美几句!”

  虽然不知道徐朗是什么来头,可看闫阔诚惶诚恐的模样,沈洲就知道,那肯定是个大人物。

  刚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,让他收敛一些。

  他淡淡的说道,“闫先生,如果你的事情做得不太过分,我肯定会帮你说几句好话的!”

  “真的?”从刚才的情况就能看得出来,徐朗跟沈洲关系很不错。

  如果沈洲能帮自己说话,那么很快就可以平步青云了。

  这样一想,闫阔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来。

  沈洲冷着脸看着他。可暂时还不能得罪他,否则在奉阳城,肯定会举步维艰的。

  闫阔这才带着手下离开。

  连楚权也松了一口气,刚才他替沈洲捏了一把汗。

  他和杨德丰能笑着站在沈洲跟前,说道,“小沈,有徐朗给你撑腰。以后连闫阔都不敢得罪你。你可以在奉阳城大展手脚了。”

  这次的生意跟之前的古玩店不同。

  因为古玩店涉及到的范围很窄。

  而木器生意则不同,可以在整个国内打开知名度,甚至销往国外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  沈洲让楚权和杨德丰也把重点集中到木器行生意上面来。

  沈洲就感到轻松很多。无论楚权还是杨德丰,都是做生意的好手。

  在大伙的共同努力下,旭腾木器行很快便步入正轨,并且呈现出蒸蒸日上的局面。

  因为旭腾木器行的开张,连整个奉阳城,都跟着热闹起来。

  国内商家络绎不绝的赶来,很快就在势头上压制住韩家。

  韩晨当然不会善罢甘休,使出各种手段想要阻止沈洲。

  双方竞争得非常激烈。

  作为名贵木器,最主要的是木料来源。

  端木家最不缺的是红木和松木等木料。可对于更名贵一些的紫檀木,却要从别处购买。

  随着双方竞争的加剧,紫檀木变得紧俏起来。

  无论沈家还是韩家,如果能拿到紫檀木的货源,那么肯定会处于不败之地。

  大约三个月之后,高瑶特意从开源城赶了来。

  会议室里,沈洲,楚权以及旭腾木器行的高层都在。

  高瑶脸色有些难看,说道,“以韩家为主的木器厂虽然和我们相比,差了一些。可我们现在的形势也有些不妙,因为紫檀木供应很紧张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所以我们得先把货源的问题解决好。”

  沈洲说道,“据我所知,国内八成的紫檀木都是滇南城鲁家提供的。想要保证充足的货源,我们得跟鲁家打好关系。”

  “不错,”高瑶说道,“这次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。我打算去一趟滇南,把货源的问题解决了。”

  沈洲点点头,说道,“据我所知,韩家也在跟鲁家联系。我们不能输给他们。”

  他们商量好后,第二天,就打算动身去滇南城。

  奉阳城距离滇南路途遥远,并且这件事情非常重要,绝对不能失败。

  否则的话,取得的一点优势,立刻就会消失,甚至会被韩家盖过一头。

  沈洲让楚家父女留在奉阳城负责打理生意。

  而她和高瑶则去滇南城,参加鲁家的订货会。

  因为沈洲得到消息,韩晨和黄伟德已经去了滇南,绝对不能落在他们后面!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