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第281章 玩具车

小说: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作者: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:2020-09-09 04:40:4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bbb]s.bb.!无广告!

  金永善点头同意,他让手下拿过一把大锤来。

  因为铁箱子的锁头早已经被锈死。只能用铁锤把它给砸开。

  那名手下挥动铁锤,一连砸了好几下。

  随着当的一声响,锁头远远的飞了出去,铁箱子被砸开了!

  大伙的神经都跟着紧绷起来。

  四爷朝着众人使了个眼色,大伙做好了动手的准备。

  与此同时,朱煌和韩晨他们也让手下加紧戒备。

  金永善这才让那人把铁箱子打开。大伙的目光都落在铁箱子里面。

  铁箱子封闭得很严实,虽然一直被泡在水里,却一点水迹也没有。

  在里面,仍旧放着一个油布包。应该是尸体的一部分。

  除了那个油布包之外,还有一只铜鼓。

  鼓高约三十公分,鼓身轻薄,上面刻满了环纹,做工异常精美。

  沈洲一眼就看出来,和那只铜镜一样,也是隋唐时期的物件。

  除了它们之外,并没有别的什么东西。令大伙失望的是,里面并没有他们想要的残片。

  这下连朱煌的脸也沉了下来。

  “金先生,不是说残片跟金家祖上尸体在一起吗?怎么还是没有?”

  金永善说道,“朱先生,你没发现吗?我们找到的几块尸块加在一起,只是祖先的身体部分,那颗头颅一直也没找到。或许残片跟头颅在一起。”

  他边说边把油布包打开,大伙看过,果然跟他说的一样。

  大伙都面面相觑的。

  因为大伙知道,沈家祖先为了压制煞气,把金家祖先的身体分成好几块,分别用古玩震慑着,并且埋在黑鱼岗周围。

  金永善把所有尸块都找到,却偏偏差一颗头。

  这下连金永善也有些傻了眼,扭头看着朱煌。

  “那颗头颅在哪里?”

  朱煌问道,“难道你们祖上没告诉你们,它在哪里吗?”

  金永善摇摇头说道,“根据祖上传下来的话,被祖先金伟才带走的那件宝贝,也留在胡台村。据说金伟才临死前,把有关它的线索,留在自己身上。他知道无法幸免,所以才这么做的。听说那件宝贝和残片在一起,可是……”

  他也有些不敢相信。他们千辛万苦的,线索仍旧断了。

  胡台村面积这么大,想要找到几百年前,一具尸体的头颅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  大伙都有些沮丧。

  朱煌有些不死心,问道,“你们仔细看到过吗?尸身上有没有你们所说的线索?”

  “没有!”金永善说道,“线索肯定在头颅上面。”

  这下大伙都无话可说。

  朱煌看了韩晨一眼。

  韩晨倒是比他们淡定得多,“金先生,既然你确定残片跟头颅有关系,那么我们就算把村子翻个遍,也要把它找到!”

  金永善冷着脸,看着沈洲这边的人。

  “我们得加快速度,否则要被别人捷足先登了!”

  金永善让人抬着那口棺材直接回了村子。

  至于那艘渔船,也是他们雇来的,自然有人把它给运了回去。

  随着金永善等人的离开。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,立刻缓和下来。

  四爷说道,“我们也回去。”

  沈洲答应着,大伙也回到住处,然后在桌子周围坐下。

  沈洲问杜俊,“杜叔叔,你们知道它在哪里吗?”

  杜俊摇摇头,“我们知道的,都已经告诉了你们。我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发动村里人,到处寻找。”

  “这就有些麻烦了,村子周围到处是荒山野岭,谁知道沈家祖先把它给藏在哪里?并且过去这么多年,估计它早就已经不存在了。”曹永乾说道。

  大伙刚刚看到的一丝希望,似乎又消失了。

  楚岚问沈洲,“你还记得座钟的事情吗?”

  “当然记得,我们到这里来,就是因为那只座钟。”

  “金伟才的死,肯定跟那只座钟有关系。”

  大伙的目光落在楚岚身上。

  沈洲低着头,寻思着,无论座钟,还是那两只青铜器,都是用来震慑煞气的。

  它们都沾染了金伟才的怨气,所以才有人因为它们而死掉。

  因为别人不敢碰那些东西,金永善从水潭里捞出来的那只铜鼓,也被沈洲给带了回来。

  他把铜镜,铜鼓都放在桌子上。

  大伙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可还是有些心惊胆战的。

  沈洲用犀雕压制住它们的煞气。

  楚岚这才说道,“你知道,为什么座钟会在五点钟报时吗?”

  其实沈洲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却没想明白。

  “你说为什么?”

  楚岚说道,“我们楚家是做古玩生意的。对于一些古玩上面,沾染着死者怨气的事情,也多少知道一些。座钟在五点钟报时,说明那个时间,死者的怨气最重。”

  她的话提醒了沈洲。

  “你是说,金伟才是在五点钟死掉的?”

  “不错,”楚岚说道,“一般来说,只有死掉时,他的怨气才最重。我们就根据这个线索,找到他的头颅所在。”

  大伙都疑惑的看着楚岚,这种事情,连沈洲也没听说过。

  楚岚说道,“我们可以利用这两件青铜器,根据上面的煞气来源找到它。”

  大伙都有些面面相觑的,这件事简直有些太过匪夷所思。

  沈洲挠了挠头发,“你说怎么做,我们都听你的。”

  楚岚说道,“因为青铜器上面,带着金伟才的怨气,所以这是跟它之间的一个纽带。”

  “怨气也是一种能量,如果足够浓重的话,完全可以驱动一些东西,比如玩具车。”

  这倒是有可能,既然怨气能让座钟报时,甚至杀人,说明它的力量很大。

  四爷说道,“不管这个办法好不好使,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!”

  “四爷,麻烦你让手下,去买一只玩具汽车来,越轻巧的越好。”

  “这个好办。”四爷让小邵领着人去买。

  沈洲有些疑惑的问道,“按照你所说,那口装着尸体的棺材,怨气岂不是更重?青铜器会不会被吸引到棺材那里去?”

  楚岚说道,“他们在棺材内做了禁制,尸体怨气虽然很重,却没法散发出来,所以连青铜器也感应不到。”

  大伙觉得她所说很有道理。

  因为大伙亲眼见过铜镜的可怕,仅仅沾染了一点煞气,就很容易的要了金家手下的命。

  大伙都对这种东西敬而远之的。

  根据村民传来的消息,金家和韩家,以及朱家的人,正分头在各处搜索。

  他们也摆出一副找不到东西,绝对不罢休的架势来。

  过了不一会,小邵就回来了。

  他买来的是一个用塑料做成的,给小孩子玩的玩具汽车。

  小邵问楚岚,“这个可以吗?”

  “应该没问题,只要使用怨气的力量,能够驱动它就可以。”

  楚岚当然不敢碰触那两件青铜器,就把这个任务就交给了沈洲。

  她让沈洲把那两件铜器都放在玩具汽车上,并固定好,之后大伙都远远的躲到一边。

  这个时候,马上就要到傍晚五点钟了。

  大伙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辆玩具汽车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汽车仍旧静静的停在地面上。

  望着装在上面的铜镜和铜鼓,大伙的心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。